返回第13章 计上加计]  腊八1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一春苑里,云歌正在卸妆,红姑的女儿凤珠推门进来,看见云歌,便将她手帕中包着的东西亮出来,“我今天出去赶集了,买了些小玩意,你看看可有喜欢的东西。ahref=""target="_blank"/a”

一春苑平日人多口杂,加之云歌又是新来的,长的又是上等姿色,一来就是抢手货,所以大家对她排斥的厉害,唯独凤珠心肠好,虽然她是红姑的女儿,但是对她倒是分外的照顾,所以她在一春苑的日子倒是顺风顺水的,她对凤珠便心存感激之情。

云歌这时看到凤珠,忙笑盈盈的站起身,“难为你老想着我,我什么都不缺。”

凤珠将手帕摊在桌上,拉着云歌向前挑拣,“又不是什么值钱玩意,和我客气什么。”说着便将一只朱钗在云歌头上比划着。

“二位姐儿都在这么看什么啊。”一个男中音响起。

两人都唬了一跳,抬头望去,却见云歌父亲点头哈腰站在那里。

云歌脸上一片平淡之色,倒是凤珠看见了,她早已听云歌谈起这位父亲,早年吃喝嫖赌,无所不能,硬是将他们祖上留下的家产败得一干二净,云歌母亲因此气的一身病,双目也哭瞎了,害的云歌只得落得青楼的命运。所以她便没有好脸色。

其实云歌的父亲云德早料到来会是什么遭遇,只是这趟他不得不来。

他半弯着腰站在那里,尴尬笑着搓着手。

凤珠见此,也知道他来同云歌有话讲,便看了一眼云歌,“我先出去了,等会再来找你。”

云歌点了点头。

云德见凤珠前脚刚出门,胆子到放正了,虽然在家的时候,这个毛丫头他想骂便骂,想打便大,但这会不同了,她现在已经是他们家摇钱树,他的注意分寸了。

既然女儿这么值钱,当时真应该多生几个。

云歌见他只是低头冥想,便有点不耐烦,“你究竟为什么来了。”

“想来看看你呗。”云德回过神来,口是心非。

云歌白了他一眼,“说实话,我没有时间和你瞎扯。”

云德向前一步,向着云歌耳边悄悄的说,“你母亲眼睛有治了。”

“是吗?”云歌精神为之一凛,“你听谁说的。”

“我没有听谁说,我是亲眼见到的,是刚从京城下来的一位名医,在咱们村子已经治好了好几个人了,你知道你隔壁的刘嫂吗?”

“记得。”云歌点了点头,从她记事时,刘嫂便是双目失明了。

“我告诉你,她现在已经能看见走路了,前两天还一个人去赶集呢。”

“是吗,这么神奇。“云歌一脸兴奋,“那么,爹,你有没有请他给娘看下呢?”

“怎么没有,”很久没有听久歌喊他爹,这会听到这久违的声音,他简直心花怒放,“人家瞧过后,说是可以治好呢。”

“是真的吗?”云歌转过头来望着他爹,“你不会是骗我的吧。”

“怎么会呢。”云德摊开双手,“都这会我怎么会骗你,再说,你娘好了,对我也是有好处的。自从你来了这里,以前家里有你当帮手,我还能轻松一下,现在就剩下我一个,操劳了家里还要操劳外面,我是做梦都盼着你娘好,我好有个好帮手,又怎么会骗你呢。”

说道这里,他故意做出个要扇自己耳光的姿势,“以前都怪我,自小生在富裕堆里,不知道苦日子的难处,害的你娘为我怄气,将眼睛活活哭瞎了,我不是人啊,我该死。”说着就要去扇自己耳光。

看来苦日子终于使得他认识到自己错误了,云歌便从心里多少原谅了他,她一把捉住她的手,“爹,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,从今后你要好好待我娘,再不许在外面胡闹,好好过日子。”

云德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只是,只是,“云德说到这里踌躇起来。

“怎么了。”云歌发问。

“那大夫说你母亲的眼睛能治好,但是怕的一年半载的,所以这花费自然不菲。”云德说到这里低下头。

“得多少银子。”云歌看着他父亲。

“估计不下三千两。”云德推推吐吐。

云歌听此,不禁倒吸了一口气,她料到给她娘看病会花费不少,但是却没想到这么多。但是再多她也会给她娘治,毕竟她知道她娘活在黑暗中有多痛苦。

“他一定能给我娘治好吗?”云歌定定望着前方,手指却在桌子上狠命的抠着。

“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你爹也不会来找你了。”云德信息信心百倍的说。

“那么你先回去吧。”云歌开口。

“那么银子的事情……”他还念念不忘。

“过几天我会答复你的。”

“好的,”云德临走看了他女儿一眼,便慢慢退出身子。

他刚走出门外,便看见红姑在一边站着。

“怎么样了。”红姑迫不及待上前问。

“我办事你放心。”云德嘻嘻笑着说。“只是事成后,别忘了我那份子。”

红姑笑着打了他一下,“肯定不会的,只是这事如果让云歌知道了,知道是你骗谎骗他,我看她不会撕烂你的嘴。”

“他敢,我还是他爹呢,没有天理王法了,任她胡为。再说既然人都到这里,走出这一步是迟早的事,她能怨得了谁。”

红姑听此露出鄙夷的一笑,没在开口。自己都作践自己女儿,也别怪别人。

云德见红姑许久未开口,也未有留他的意思,便讪讪走了出去。

而红姑此刻心里正在盘算着如何和云歌提起呢,她这样想着,便没有留意云德已经走远了。

红姑因为今天有意,所以也未给云歌安排客人,只将她留在房中。她自己倒是在自己房中如热锅上蚂蚁,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,才蹒跚到云歌房里。

云歌此刻正躺在床上,眼望着天花板。见红姑进来了,便慢慢站起身,请红姑就坐

红姑先笑着开了口,“刚才你爹来了。”

“哦。”云歌有点心不在焉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