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5章 暧昧的嫂子  腊八1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子漓和青衣他们主仆两人也不敢惊动家人,在外面叫了两顶轿子一前一后的朝着顾维天家里走去。ahref=""target="_blank"/a

两人在轿子里刚坐定,轿子便飞一般的向前跑去。七绕八绕的也不知道穿过了多少个街巷,在子漓眼花缭乱中轿子才缓缓停下来。

青衣先下了轿子,而后掀开轿帘,扶着子漓走下了下来。

“这是顾维天的家吗?”青衣问道。两人都有点不相信,这么残败的地方是住人的场所,说实话,他们家的马厩跟着比起来,都算是高富美了。

“是啊,没错啊。顾维天他母亲好赌,在这一带是远近闻名的,经常有债主追上门讨债,所以也照顾了我们这边轿夫了,所以是无人不知他家了。”轿夫一边数着钱,一边回答,一脸的好脾气,“姑娘是她家亲戚吗?”

“不是,”子漓忙道。

“哦,我这眼力,”轿夫拍拍脑袋,“看姑娘的打扮也不像,竟像是富贵人家出来的。”说着贴近子漓,“我可给姑娘说一句,最好离他们家远远的,这顾维天家的亲戚都是被他母亲谢荷花拖穷了,现在都是躲得远远的,姑娘虽说看起来像是富贵人家,可终是金山银山,也经不住这赌啊,姑娘还是离远点好,赌博害人不浅啊。”

“谢谢老伯,我会记住的。”子漓微微一笑,示意青衣,“青衣,你在多给老伯些银子。”

青衣微笑点头。

老伯手里接着银子,笑着合不住口,“姑娘那我走了,你可千万要记住我刚才说的话。”

“我记住了。”子漓朝着老伯致谢。

说毕青衣便扶着子漓的手两人向前走去。

栋新巷是出名的穷人的居所,但是如顾维天这么穷的倒是稍有,可见轿夫的话不错。

两人这时走到门前,所谓的屋子,只是用不到半人高的木桩围了个院子,中间镶嵌着两扇摇摇欲坠的木门。院子靠东面是三间残败不堪的土屋,屋顶上的长满了茅草,随风飘摇。

青衣轻轻的扣了下木门,门竟然吱呀自己开了。

“屋里想必有人,咱们在这里等吧。”子漓开口。青衣点了点头。

等了许久,未见人出来。青衣再去扣,依旧无人应答。

子漓便带头走了进去。

两人边走边看,庭院里摆满了锄具,乱七八糟的躺了一地,四周还散放着一些沾满油渍的桌凳。

子漓看到这里微微皱了一下眉。

快到屋前,一股呛鼻的药物迎面扑了过来,迎着看了过去,却有一个头上顶着手帕,身穿补丁的服饰的少妇在那里摆弄药罐。

“请问这里是顾维天的家吗?”青衣凑上前问。

那夫人听到说话声,被唬了一跳,抬起眼望向这边,“你找我婆婆吧,他不在家。”说着又去侍弄她的药罐,嘴里嘟娘,“老不死的,整天都招来一群要债的,这日子还要不要过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药罐子将药罐子弄出生来。

“这位夫人你弄错了,我和我们小姐是来找顾维天的。那天他帮了我家小姐一个大忙,我们是专门上门致歉的。”

那夫人听到这里一愣,这才抬起身,将子漓和青衣上上下下细细打量一番,脸上随即换做热情,“找我们家维天,贵客,快和你家小姐屋里请坐。”说着将子漓和青衣让进屋里。

她用衣袖慌慌张张的擦了两张凳子,招呼子漓和青衣就坐。

“顾维天不在吗?”

“在,在,在前面的庭院读书。他啊,在家里就是爷,整天手不释卷,其他杂事一概都不过问。我这就喊她,麻烦你们稍等片刻。”说着笑呵呵的出去了。

顾维天即刻就要出现在眼前,子漓的心莫名的跳的厉害,双颊也滚烫发热,此刻也无心观察屋里的情形,倒是青衣到处走着看着。

“是哪位找我。”一个低沉的男中音闯了进来。

子漓立马反弹起来,她的天都快要跳到嗓子眼。

“是你?!”维天走了进来,看见子漓,面露出惊喜之情。

“你母亲好点了吗?”他关切道。

“好点了。”子漓发现他手中还握着书本。

“在读什么书。”她要去拿他的书。

他隔得远远的递了过来,子漓接了过来,一看,原来是应试的书。

“赶考还有些时间。”子漓看着书,心却不在书上。

”是的。”维天的话还没说完,那夫人已经端着茶水进来了,“快坐,快坐,都站着干嘛。”她招呼着子漓就坐。

维天介绍,“这是我的嫂子。”

“见过嫂子。”子漓忙要去行礼,他嫂子门秋菊忙扶住了,“你这是要折煞我啊,我怎么受得起。”说到此处,便用眼睛巴巴望着维天,“我去给你们准备点吃的,只是,只是……”

她老在惦记着维天卖字得到几两碎银。维天早就会意,从兜里掏出来,“你去买点肉什么的,另外记得给哥在抓几幅中药。”

秋菊将银子在手上掂量了掂量,“是是,我这就去。”口中应承着,脚底下却不见动静。

子漓示意了青衣,青衣从袖子摸出了五十两银子,放在秋菊手中。

秋菊自长这么大也没见到这么多银子,两眼直放光,“这么多,怎么行,不要,不要。”嘴上这么说,手中却紧紧握着,眼却望向维天,“你看,维天,这……”

“小姐,这么多银子,在下无功不受禄。”

“你救了我母亲的命,这点银子答谢远远不够,就请收下,日后还有重谢。”

秋菊起先见着两人只是眉来眼去,心里还很不痛快,想当初她是以为要嫁给顾维天,才兴高采烈的嫁了过来,结果却是嫁给那个常年缠绵病榻的死人顾鼎天。能怨谁呢,怪也只能怪她母亲去世的早,继母一门心思只想早点将她赶出门,才不管她的死活。命运真是捉弄人,不过和顾维天同处一个屋檐下,只要在没有结婚前,他多多少少是属于她的。每天能够见到他,她多少心里也知足。

这时候当她听到这是感谢的钱财,这才心里一扫刚才的不痛快,“既然是这样,维天,那我就赶快收下了,免得让娘和讨债的人看见。”

说着便笑嘻嘻的出去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